这是曾向往的地方。
有一颗放荡不羁的心,总想着到处闯荡,可又处处被生活所束。处处得不到想要的自由。
蝉在脱壳之初是全身柔软雪白的,它需要静置一夜待次日破晓蝉翼水分尽失便可振翅高翔获得它的自由。
南国
很小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接触互联网,甚至图片都只能在书上见到。伏在沙发上听来串门的长辈讲各种故事,他们会讲“南乡”的见闻,南乡的那些人文事故特产。
自此对南方有一个初步的认识。那些产自南方的水果,为何放在北方就如此矫情,为何芒果在北方会只开花不结果,为何橘生淮南,北方却只配为枳?诗人笔下南国的红豆究竟为谁所种。那红豆何而引人夜夜相思。这一切引得年幼的我第一次对于一个远方的向往。南乡——长啥样?
常热
再大些第一次了解到热带雨林,听说那里树木常年翠绿高大,是植物的天堂,并且每天都会有雨,河流若阡陌般纵横交错。那里物产丰富,可可橡胶棕榈树;还有各种昆虫穿行其中,那里每一天都是浪漫的夏天,不会因故错失夏天,夏天即是每一天。
我想去热带一览雨林风光。
扶桑
八九年级的时候正是青少年接触二次元等日本文化的时候,那时候特别向往霓虹的樱花,富士山下落英缤纷鸟穿木林,树下一场不预的邂逅,或是一段情缘的开始,一切都显得那么浪漫清新。无世俗纷争树下花开花落时而花瓣落入湖中荡起点点涟漪惊碎富士山的倒映,正是岁月静好一切从容。时间仿佛此刻静止,把瞬间绚烂紧紧握在手中。
在日本列车也是浪漫的,众多动漫中列车所代表的不仅仅是“远方”更是有佳人相伴的旅行,其中最浪漫不过的定是绿皮,因为动车早已失去体验旅途的过程,来日方长何惧车遥马慢。追求速度总要失去风景。无论佳人与归还是孤独旅行,绿皮总能带人从容欣赏沿途风光。
日不落
听闻过大英帝国的文明,那些或是血腥或是纯粹。那些文人以及吟游诗人笔下的英格兰,大航海时代的水手载着满船“上帝的光辉”撒遍世界的角落,那些尖顶的哥特式建筑里正上演着一幕幕权力的纷争。政见相左明争暗夺。

水鄉
越去了解古人的作品越对水乡感兴趣,漫步青石台阶上苔痕从砖缝延伸到小桥,不时小船穿行其间,那桥的高度恰好碰不到船夫的蓑笠,刚刚下完雨的地面还显得有些潮湿,未干透的屋顶时不时滴落两滴雨点,滴在青石板上或许还能顺势流入小溪,小巷的转角处是否能遇到戴望舒笔下撑油纸伞的姑娘。这一切图景好似一幅精心绘制的水墨画,为此我还曾经专门做过一把烟雨江南的主题键盘。
此时若取来纸笔砚墨定有当场作画的冲动。

云贵
自打学习地理开始我的地理一直是班里的一二名,高二更是班主任都是地理老师,舍友相处的都很和睦,那天,是考完一次月考的晚上,班主任以“普及地理知识”为由给我们看《航拍中国》哪一期讲的是云贵高原,看完后满脑子只有两个字——震撼,美得震撼,那是纯粹的美,美得如神明在人间落下的一颗玉石一般无瑕。若不是央视纪录片我很难相信现实中有这么美的风景,晚休舍友们纷纷讨论起来,我们都想去切身体会一下那窒息的美,我们约定,高考结束,宿舍全体进发,去云南滇池洱海,去欣赏那梦中的风景,以此作为毕业旅行,青春无憾。
2021!

可类似的事情之前也发生过,2018年七月,初中毕业总是不舍得分离,那时我们班半数以上都是动漫爱好者,约好县城首届漫展再聚,可是那一天有几人去成。分离总能快速将对方忘记,高考无论结果如何总会有人不能赴约,所以有点担心。
2021,相聚滇池洱海。

蝉翼已置十八载,何处远方何处归?

成年了,离远方还隔山几重?

Last modification:November 7th, 2020 at 10:58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