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撕裂日益喧嚣,浮躁,人们只愿夜夜笙歌即使是透支消费超前消费,梦想从来都不是普通人所能企及的,普通人的梦想只是生计。若是问别人“你有梦想吗”他定会提着酒瓶子乐乐呵呵的说“梦想?这辈子今朝有酒下辈子苦心钻研投胎学,然后……然后找个好爹。”之后再对我比划一个明知我会拒绝的递酒动作。
想要翻身?这里同龄人有一大半上不了高中,即使高三熬出头也有一大半甚至是绝大多数去了大专,本科生里一本的数量基本个位数,985 211?他们嘴里只喊得出“大专人,大专魂”。那东西是留给真的有“想法”的人的。
踏出校门,散作漫天飞雁各尽人事天涯孤棹未还。
学生时代乘风破浪一路披荆斩棘,正式步入职场却发现半生努力只是换了个方式柔和的搬砖。学生时代所学的内容基本不会在职场出现,那些东西会在记忆里蒙上时间的尘埃遗忘在最冷清的角落。
中年人把钱存入银行,日复一日机械般的劳作,被资本家压榨着剩余价值,自己心里盘算着下月房贷还多少,凑巧了还贷的日子和孩子交学费的日子撞一块了还会数落孩子两句不好好学习,说说自己当年是如何努力一路从高中到大学的。却被孩子一句“那你现在很有出息吗”问的哑口无言。
短视频APP上刷到一个成功学视频,肾上腺素激增,决定打破平静出圈搏一搏,做一番事业,可没两分钟就又回归到了大数据推送短视频的世界里了,时不时呵呵傻笑一番。仿佛这温水里的青蛙不是自己。
一生碌碌无为,油尽灯枯之时孩子伏在胸口,泪流满面信誓旦旦的说即使花光最后一分钱也要救回来,可无奈只得像严监生挑掉灯芯一样拔掉自己的氧气管。死者已去生者为重,纵观一生竟平凡到找不出一句惊世骇俗的墓志铭,只得让那个师傅刻了俩字:社畜
若回到少年时代,问一个女生
“你有梦想吗”
“我要嫁给千玺”
“认真的”
“我以后找个有出息的男人嫁了就好了”
“他要是一堆坏毛病还家暴呢”
“谁知道呢,跟开彩蛋似的”
……
我不说话,我只是转头看向外边晚高峰的车流挑起的橙色灯光,高楼的住户一扇扇窗户亮起。

Last modification:January 2nd, 2021 at 12:1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