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末,只是平常如初,一辆公交在大雨中缓缓前进着,靠在车窗上,车窗小槽里的渗水会随车速摇晃,逐渐的,水越积越多我还在等待着渗满溢出,可这大雨却偏偏这时退散了,几乎是迈下车门的同时乌云消散太阳已经偏西散发出橘红色的光,风也停歇。栀子花的花瓣还在滴落着水珠却已迫不及待的散发芳香。路上坑洼处的积水映射着橘色阳光这一场景显得无比温馨浪漫。这是小学毕业考试完后返校成的图景,现在想起还能立马浮现出画面,就这样结束了童年向着来迎接的家长群中走去,头也没有回。

还是6月,发小把我叫去他家玩,他从某个盗版游戏平台上下载了一个名为泰拉瑞亚的单机游戏,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沙盒游戏,后来共用着局域网进行联机在这个小小的虚拟世界中建造着自己的家园战胜了各种怪物。
8月,发小搬去青岛,自此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便与我越走越远。再也没有局域网和我联机了,我开始探索远程联机,前前后后认识过一些人,有快乐的时光也有令人不悦的回忆。
2015年8月末在某个QQ群的群文件里无意下载到一个名为tshock的压缩包
于是一切遍开始了
我在游戏里认识了雨林沙漠和雪原,我对气候产生了兴趣,在不久后的初中,我就学到了我感兴趣的一门课目——地理
初二时也算是正儿八经接触编程了,但是一直都是不求甚解
初三时便已经不怎么玩TR了,但我用初三半年精通了PHP语言,期间还被卷入过圈内的纠纷
高中开服的频率不高了,但开始写自己的代码,尝试完善服务器各种玩法
高二下学期疫情,发生了很多事,认识了很多人。但现在回看那时做的事情还有几件有意义,那时认识的人还有几位有联系
之后去学了半年的美术特长。
如今高三了,距离高考还有一百天左右距离我首次开服过去了……2021天

其实真正快乐的时候还是和发小联机的那段日子,后来可能是出于情怀还在开服,再往后服务器不怎么开了,但还是混迹于tr圈子,写各种代码,都是免费使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情怀?或者我是傻子?

大学我觉得我可能会很忙,这6年来见过走无数服主听过无数服务器的故事我始终觉得还轮不到我,毕竟……情怀嘛。

但事实是什么,事实是大学我会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开始忙学业,忙副业,忙社交,疲于奔命等待着步入社会的哪一天,等待着自己变成996机器麻木的哪一天。这些是可预见的未来。
入圈这么久了大概是从2018年初才开始使用的Jonesn这个笔名发布作品的,现在圈子里也逐渐销声匿迹了。
Jonesn真名姓焦,叫我小焦也没问题。
如果你耐心读到了这里 感谢你,朋友
泰拉瑞亚 就到这吧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7th, 2021 at 08:27 pm